本质以外亦可有所求。

老徐问:小季,你以前干什么的?

季泽笑了笑,说徐师傅弗要喊我小季,喊我这个吧。

他一指面前的萝卜干。我名字用常州话喊要咬到舌头,你喊我萝卜干,大家写意。

萝卜干说,我以前同我畀畀学做木匠的,我做篦子。

想我激情搞车搞到现在,无脑超车属码字速度最快。居然在接近十八岁的这一年近乡情怯,现在礼貌地有自知之明地连外链都不点开来……


就觉得自己恐怕是在攒一波大的……(叹气)

来日纵是千千阙歌,飘于远方我路上。

来日纵是千千晚星,亮过今晚月亮。

突然搞不动城拟了。我去多看点书,也许马上回来。


也是在给自己心理暗示。

听老常州讲近五十年的某城真的是一件使人洗锅,刷锅,把锅收起来的事。


前几天的我真的太膨胀了,也许现在还膨胀着,但至少没那么膨胀了(。)

我的朋友,我希望你知道的是:


锅是一种造梦的机器。

想要有好多好多嗑常锡的朋友们一起玩,太太们上线吧理理我吧呜呜呜呜呜💦

我也要玩吊州梗

邹区对季泽有一句话要说:

该,你活该。

灯具城的蔑视。

季:哦哦哦哦……蜡烛五毛一根要吗?吃蛋糕吗?来,小邹,我给你插蛋糕上。

夜半絮语

季泽有时候也会想,究竟什么是新时代的生活。在这个年代里他不再被要求做什么,他曾经的那些功名与辉煌都已经远去,他凭借着兴起的人事物事竟也被风声带走。他彻底是一个从普通里开始的小人物了,接下来,他该以什么活法继续走下去呢?

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请自来,所以季泽实在是令人羡慕地幸运。他的活法自己来找到了他。也许他们其实是彼此成全,但季泽是明白的,因此还是在常常在心中感谢。

© 白锅锅 | Powered by LOFTER
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