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塑造他这个角色上,我无能为力。他是我无法触及的存在,我没有办法描摹,我越接近,越感到深深的绝望,我没有办法。

从前我以我的想法代入他,但从今往后再也不能这样了。季先生不再是城市的代名,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。我从几个月前,甚至更久之前就意识到了这一点,我终有一天会无法自抑,然后将那些身份从他们身上剥离,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喜欢。

谢谢。再见,我的先生。

也欢迎你的归来。

 
评论(1)
热度(3)
© 海晏河清。 | Powered by LOFTER
下一篇